海南翻译行业蓬勃发展让世界听懂海南

著名文艺批评大师、翻译理论家乔治·斯坦纳曾说:“一种语言构成一个世界。如果没有翻译,我们将与沉默为邻。”作为连接中外,沟通世界的“桥梁”,翻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早在明朝永乐年间,明成祖朱棣就为培养翻译人员设立专门机构,即“四夷馆”,负责翻译朝贡国家往来文书,并教习周边民族、国家的语言文字。

近年来,得益于海南独特的地理气候条件、区位优势以及各方面利好政策,越来越多的国际论坛、会展选择落户海南。海南对外交流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外国友人来到海南工作、居住,翻译的需求日益扩大,海南翻译界也迎来新变化,出现新趋势。

“水平提高了,队伍扩大了。”谈及海南翻译界的整体变化,海南省翻译协会会长金山用这句线年,金山毕业于日本九州大学比较社会文化研究科日本社会文化专业。“2005年,我就来到了海南,当时海南从事翻译工作的人极少,高水平的翻译人才更是凤毛麟角。”

这一点,曾就职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从事国际合作工作的冯军同样深有体会。他介绍,20世纪90年代,海南举办一些国际会议,每次最头疼的就是寻找翻译人员,尤其是可以从事口译的人才。“有国际友人来,不能没有翻译,在岛内又找不到,怎么办?只能从北京、上海等地请译员来翻译。”冯军说。

不过,这种情况如今已不复存在。金山介绍,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海南从事翻译工作,翻译的语种也从以英语为主扩展到日、韩、俄、德、西、葡、法、泰、阿拉伯语等多语种。在翻译的类型方面,除了常见的英汉笔译、交互式传译、同声传译外,随着海南不断发展,众多国际代表团的到来,双边会见、会议会谈陪同翻译、耳语翻译等翻译类型也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

同时,和老一代译者不同,现在译者中的许多人不再是学界精英,比如高校教师或研究人员,而是散布在各行各业,呈现出更加繁荣的发展趋势。

“不过,有个问题仍然存在,那就是专职做翻译的人极少,大多数高水平的翻译都有自己的工作,翻译只是他们的副业。”金山介绍,海南的翻译人才不少是来自高校,他们的主业是在高校教书育人,业余时间从事翻译工作。

电影主角刘培强在太空站使用人工智能耳机,同各国宇航员无障碍交流,不论身边的人说的是哪一种语言,耳机都会自动翻译为听者的母语,大大降低了人与人交流的难度。

科技的进步,让许多科幻作家笔下的未来世界逐渐成为现实,也促使语言服务发生变化,传统的人工翻译正在转为人机交互的融合模式。海南也乘势而动,探索在会议会展翻译、翻译人才培养以及翻译技术的应用等领域,以信息技术手段辅助传统翻译。

2018年,在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未来的生产”会场两侧大屏幕上,各国嘉宾的演讲内容被实时识别,翻译成中英双语字幕进行投屏展示。同时,现场观众可以利用微信小程序对嘉宾演讲的双语同传内容进行回看、收听和记录。

据中国翻译协会发布的《中国语言服务行业发展报告2020》,当前我国翻译需求提升,翻译教育行业发展迅猛,翻译评价体系也得到进一步完善。

“目前我们正在学习使用SDL(开放源代码的跨平台多媒体开发库)、Trados(塔多思)等计算机辅助翻译软件。”海南大学英语口译研究生吴艺敏说,Trados具有翻译记忆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把翻译人员做过的工作都记录下来,放到两个主要的数据库中,一个是翻译记忆库,另一个是术语库。”

“对我来说,它更像是陈年酿酒,使用越久越‘香’。”吴艺敏介绍,刚开始使用Trados时,它就是白纸一张,既无词也无句,但是使用越多,对应的记忆库和术语库就会愈加丰富,白纸也变成了独具个人特色的笔记本。等到下次有翻译任务时,只要是曾经翻译过的东西,Trados就会提醒你,帮助你。“相当于有位高手站在你身边不厌其烦地一一指点,大大提升翻译效率,传统需要4~5小时才能完成的翻译内容,借助翻译机器只需要几分钟即可完成。”

不过,人工智能翻译也有缺陷,难以保证翻译的完全准确和恰当。金山介绍,最明显的就是对方言的翻译和一词多义的翻译。

“以前还对未来出路比较迷茫,甚至一度有些恐惧。”吴艺敏笑着说,“现在觉得,机器还是无法取代人,这也让我们对自己的所学专业更有信心。”

“我叫Marian,来自美国,你也可以喊我的中文名岳玫瑰,我在中国已经19年了。”初见岳玫瑰,总会被她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所惊艳,性格开朗的她,如今已在海南这片热土上生活了17年,并在这里开设了自己的翻译公司。

为什么在海南开设翻译公司?岳玫瑰还清楚地记得,有个美国朋友想写一本关于海南风土人情的书籍,但由于语言不通,无法完成采访,稿件迟迟无法动笔。“后来他得知我在海南,就马上找到我,让我陪同他一起去采访。他用英语问,我翻译成汉语,第三个人翻译成临高话,就这样,我们充当了沟通的桥梁。”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这也让岳玫瑰产生了开翻译公司的想法。经过认线年,岳玫瑰注册成立了一家外资翻译公司,从事高端翻译业务。

“过去公司一年的全部收益可能只有一两万,2019年以后,每个月的营业额就远超这个数字了。”岳玫瑰说,这也更坚定了她开设翻译公司的信心,“据我了解,目前海南有4家外国人开设的翻译公司。”

“国际化程度高,才会带来翻译行业的火热。”岳玫瑰说,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也对海南翻译市场提出了新挑战,比如刚刚发生新冠肺炎疫情时,部分外国人滞留海南,如何借助更多力量,做好应急语言服务,让沟通更为顺畅,服务更加贴心,成为行业新挑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