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尼塔斯的手记】人间辛事01【诺艾x瓦尼塔斯】

“我没想到你如此的任性。”瓦尼塔斯听得出母亲生气了,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仍压抑着怒火,甚至动作优雅的放下了手里的汤匙,她眼神犀利的看向瓦尼塔斯:“再过一周就是你们的订婚仪式,你现在和我说,取消?”

母亲深深呼出一口气,将语气放缓了一些:“说说看,理由是什么?想好了再回答。”

瓦尼塔斯几天前从c国回来,应好友的邀,去看了一场歌舞剧表演。那是好友所在的社团的演出,他虽然对这个兴趣不大,但不能不捧场。瓦尼塔斯因为在路上碰到了车祸,因此到的时候台上的表演已经接近了尾声。他从侧门悄悄走进去,抬眼便看见了那个人。

青年有着十分漂亮的银色长发,高束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白色的羽毛袖子仿佛是他的翅膀一般,灯光打下来,让他仿如降临人间的天使。

他脸上带着半面罩,只有半张脸露在外面。紫色的眼眸遥遥望来,似带了千万说不清的情愫。瓦尼塔斯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停了一拍,接着有鼓点“咚”的一声响,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开始以一个很不正常的速度跳动了起来,瓦尼塔斯抬手按在自己的心口,眼睛缓慢的眨动了一下。

“你怎么来的这样晚?”好友在散场的人群里找到有些呆滞的瓦尼塔斯,待着他往后台走。

她身上还穿着演出时的服装,裙摆很大,拖拽在地上。瓦尼塔斯很怕踩到她,弯腰去给她拎裙摆,张嘴了好几次,在转入后台时才开口问道:“最后跳舞那个人……”

两人走进后台,有人背着背包从他们旁边走过去。那人身量很高,双肩包挂在一边肩膀上,连帽衫的帽子兜在头上。有线耳机从脸侧的阴影里挂出来,极快的消失在了门口。瓦尼塔斯转头看去,只隐约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很淡的植物气息,带着些烟草味。

瓦尼塔斯回过头看向好友,好友:“哦!”了一声:“你说最后那段独舞吗?啧!辛亏你赶上了,不然得抱憾终身了。”好友哼哼笑道:“很漂亮吧?那位是已经毕业的学长,以前也是我们戏剧社,唉……好可惜,本来还以为他毕业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

“没有啊。”好友夸张的叹了口气:“听说回家接手公司去了。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表演了吧,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

瓦尼塔斯也觉得遗憾,同时他发现自己的体温在升高。空气中有一股清甜的味道。他抬手摸了摸后劲的信息素阻隔贴,和好友对视了一眼。

“太远了。”好友拉着他快速的往里走,推开一个空着的化妆间推进去:“你等我一下,我带了抑制剂。”

瓦尼塔斯站在化妆间里,呆愣了片刻,偏头在镜子里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太失礼了,他想,怎么会这样,明明……离周期还有一段时间。

“你怎么又回来了?”门外有人说话,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孩子,带着些笑意:“既然回来了就别走了,等会儿跟我们去聚餐啊?”

“拿个东西。”男声有些沉,听着冷冰冰的:“今天算了,还有事情。你们去吧。”

瓦尼塔斯将呼吸压的很低,他抬手捂住自己的后劲,眼睛盯着那扇门。不要,他心里默念着,然而下一瞬,门便被推开了。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视了几秒钟,瓦尼塔斯喉头滚动了一下,气味猛的浓了。青年快速的将门拉上了。

那天后来怎么样了,瓦尼塔斯的记忆有点模糊。只是记得好友将抑制剂带回来时他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了。瓦尼塔斯在隔离室住了一周。

瓦尼塔斯抬眼看向母亲。两人隔着餐桌对视,良久,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瓦尼塔斯:“命定真的是良配?”

不,也可能是怨侣。瓦尼塔斯突然想起那人明显的回避,下台后匆匆离去,不就是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吗?他垂下眼睛,无法开口回答母亲的问题。

瓦尼塔斯皮肤本就白皙,经历了一周注射抑制剂都没法降下去的发热期,整个人瘦了一圈,浑身都带着洗不掉的倦意。

“瓦尼,不要被这种无用的羁绊影响你的判断。”母亲抬手示意,一旁的管家上前来,将一个文件袋递给瓦尼塔斯:“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母亲的声音温和了一些,但话语却不是安慰:“但那都是假象,这份资料你拿着看一下吧,我原本不打算给你……但……我希望你能明白,命定并不是一个百分百美好的词汇,它也可能成为枷锁。”

那是一份青年的资料,很少,薄薄的两页纸。瓦尼塔斯却没怎么看,他蹲在地上将那一沓掉落的照片一张一张慢慢捡起来,最后重新装入文件袋。母亲说的话是有道理的,命定的出现,并不一定能给双方都带来欢喜……

那些照片和资料,最后被瓦尼塔斯随手塞进了书房的抽屉里面。订婚典礼如约而至。

1-1断断续续的写到现在,回头看看好多设定都乱的不行,强行搞下去感觉回不来了。因此后面不更了。等有时间了再从头捋一捋全部修改一遍再发出来。

然后另外开一篇啦,【我真的好废物哦完全没有在成长,一直写不好东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