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罗针镇商户损失惨重 店主洪水中看家护店

江西抚州市罗针镇位于唱凯堤决口的下游,由于地势低洼,成为这次受灾最严重的地方,辖区内13个村遭遇洪水围困,紧邻高速公路的商贸街也没能幸免。

6月25日,决堤后的第五天。商贸街上刚刚退去的水位,因为上游水库泄洪又涨到了齐腰深。但湍急的水流并不能阻挡回家心切的灾民。他们从高速公路下来后,纷纷走到这里,搭乘木筏、小船等简易的水上交通工具,返回家中。

十多米宽的商贸街,两边大约有700多家店铺。一位叫万高其的店主告诉我们,昔日这里是罗针镇最繁华的地方,邮局、银行、信用社、学校和镇政府都在街上,常住人口有三四千人。

我们沿着商贸街,涉水前行,看见街边楼房的一层几乎都是店面,一些人正在店里清理被洪水浸泡的商品。他们说,这些商店都是他们自己开的,家就在楼上。街道被掩后,他们也没有撤离,至今仍住在里面。

这些店主解释说,他们之所以“不上岸”,是因为这里离高速公路很近,“不担心,即便有危险,跑也跑得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放心不下自己的家,还有店。

万高其的店专营防盗门。39岁的他说,他干这行已经有15年了,之前赚了些钱,但都在这次洪水中付诸东流了,“损失至少有20万”。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他穿着刚买的防水服,带我们涉水去看他的店面和库房。

浸泡在洪水中的店面,一片狼藉,根本分辨不出原来的摸样。他指着一台机械说,“这是程控焊接机,里面最关键的部分是电路板,一沾水全没用了。”这台程控焊接机,价值3万多元。万高其说,买回来后一直安放在一层的店里,有两吨多重,根本挪不动。“发水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被淹。”

万高其的库房里存放着300多个防盗门,大部分浸泡在洪水里,有些包装都还没有拆。他说,在防盗门两层钢板之间有层发泡剂,浸水就会膨胀,时间一长就严重变形,“原来100多斤的门,现在至少有300斤重。”为了挽回些损失,万高其给厂家打电话,希望能送回去修,但对方说,这些“超重”防盗门变形太严重,没法修。

相对于万高其,开化肥店的胡营胜损失要少得多,他说不到三万元。但这对于身有残疾的他来说,也足已让他倾家荡产。

因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40岁的胡营胜至今右腿和右手都有残疾,一直靠拿低保生活。一年多前,他向亲友借了两万元钱,开了这个店,专门经营化肥农药。“生意虽然不算好,但一年也能挣五六千元。”他说。

但没想到一场水让店里的化肥全部化为乌有。由于化肥大多都是水溶性的,被水一泡就全溶化了,只剩下一张张空空的编织袋。胡营胜62岁的母亲哭诉说,现在不仅没钱进货,还欠下了一大笔债。

在所有的店铺中,损失最大的可能要数街上的几家超市了。胡春水是一家超市的老板,我们找到他时,他正在清理货品,看看剩下的哪些还可以继续卖。他说,水来的时候,他拼命把货物往高处放,但没想到水这么大,这个商店全淹了。电池、饮料、卷纸,甚至连发票全打了水漂,几乎是被席卷一空。

“损失这么大,怪就怪自己当初太犹豫了。”万高其说,决口前几天就有大堤保不住了的传言,自己也到堤上去看了很多次,但始终觉得没事,“要是早知道,至少可以多抢些东西出来。”

现在,万高其只希望熬过这段日子,洪水能早点退去。他说,由于买不到食物,他们一家4口已经好几天没吃蔬菜了,仅剩下的两根丝瓜,“一直没舍得吃”。

不过好在商贸街离设在高速公路出口处的救灾指挥部很近。那里每天都有方便面、矿泉水,甚至是盒饭发放,“吃饭不成问题”,万高其说。(拾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